高中作文起点

时间:2019-10-22

  篇一:起点

  起点,在现在大多人看来,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名词,起点的高度,似乎决定着终点的远近,家长们总是说着:“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在他们看来,输掉了起点那一战就是输掉了人生最重要的一战,诚然,起点是重要的,但同时又是不重要的。《三字经》有云:“人之初,性本善。”在我们刚出世的起点上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在这个战场上没有谁输谁赢,有的只是同样的纯洁善。所以,起点不重要,至少在这里。

  英国少年艾金森,因为长得憨头憨脑,加上行为举止笨拙且幼稚,不仅是同学们捉弄的对象,而且连老师也十分反感他,曾经“诗歌欣赏课”的老师强烈要求他改修别的课,虽然艾金森是一个按时交作业的好学生,但每当他朗诵自己的作品时,那滑稽模样,总让同学们捧腹大笑,严重影响课堂纪律,致使课无法继续,有一次历史考试。艾金森考了35分,历史老师这样说:“他没有半点儿历史感,哦,不,是什么感也没有。”艾金森的父亲更是认定他是个智障,十分要厌恶他,而且从不和他说话。敢问,这样一个艾金森他的起点高嘛?很低,又或者可以说没有。后来,走上社会的艾金森更是因为那张憨态十足的脸和笨拙而幼稚的的举止而找不到工作。但他从没有气馁,继续努力,努力,再努力??终于有一天,英国《非九点新闻》剧组的导演看中了艾金森,从此,他饰演的憨豆先生由于有一点笨拙,有一点幼稚,有一点单向思维,有一点腼腆而风靡全球??艾金森就这样成功了。纵然有着那样的起点。他的成功,在路上。所以,起点不重要,至少在他身上。

  看看!那些大山深处的孩子,那些每天上下学走几十里的孩子,那些夜里几乎没灯写作业的孩子,那些放学后还要料理家务的孩子,那些??他们的起点都是那么的低,但是,我们可以看到他们飞的又是那么得高!看看!那些生活在父母羽翼下的孩子,那些成天待在网吧玩游戏的孩子,那些生活富裕却不知道珍惜的孩子,那些??他们的起点是那么的高,但是,他们飞到哪儿去了?天上?看不见,喔原来还在地上。他们的成功,在路上。他们的失败,在路上。所以,起点不重要,至少在他们身上。

  起点,固然重要。但是,路上的我们,更重要!起点输了,我们不怕,怕的是输在终点,所以,请记住,起点,并非终点。努力吧!在路上!

  再雄壮的河流,起于平静,终于平静;再激昂的乐章,起于和缓,终于和缓。然而,人们总感喟于奔涌的河流而忽略了上游涓涓的泉水和入海处浅浅的浪花;总热衷于欣赏乐曲的高潮而忽略那引人入胜的开头和令人回味无穷的尾音。的确,“过程”是任何一件事中最重的一笔。就拿一场球赛来说,只要球踢得好看,结局如何只是一个次要因素。但是,如果有本首页缺掉的书,我们或许很难静下心来将余下的故事欣赏完;而对于听书评的人来说,最牵肠挂肚的莫过于“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一场球赛,如果没有起始和结局,也就是我们说的起点与终点,而只是让球员在场上唱独角戏,这场球无论如何不能说精彩。提起苏轼,人们往往会想到“饱读诗书、为官被贬、心胸豁达”,而这三个词分别反映了苏轼命运的大波折大起合——起点、过程、终点。但“为官被贬”更多只是“饱读诗书、心胸豁达”的陪衬。在他命运的终点,是他用“满腹经纶”写下的一篇篇豪壮诗篇。“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天下万物尽为苏轼所有,“灭灭生生何必在心头,”何等胸襟!苏轼以他多舛的命运为他生命的结局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一直为世人所景仰。思绪回到现实。

  池莉曾说:“人生有三重境界: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孩提时代是我们人生的起点,我们看世上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不带任何虚假,容不得半点矫情做作,以诚待人;而壮年则是生命的重要过程,然而,我们开始对周围的事物产生怀疑,总爱戴上“变色镜”去看人,虚伪在人际交往中变成法宝;到了老年,红尘俗世全然看透,多了份坦然,于是我们的生命欣然谢幕。倘若生命没有起点的稚嫩与终点的安详,而只有壮年的雄伟,恐怕我们再也难得一见什么纯真、反璞归真,恐怕这世界只会有尔虞我诈、坑蒙拐骗!我们读律诗,赞赏的往往是精彩的中间两句,但真正表现诗人情感的,却是诗的开头和结尾。诗人们在那“起承转合”中总会突出“起与合”,就是那大开大合才真正抒发了诗人的豪情壮志!所以,当我们感叹于当年强烈的阳光时,请别忘了充满生机的朝阳和韵味十足的夕晖。当我们为精彩的过程而激动时,请别忘了那同样振奋人心的起点和终点吧!

  篇二:起点

  花盛花败,年复一年,春天过去,还有春天,花瓣残落,零落成泥,明日又红。——题记

  晨曦中,一缕红光从天际蔓延,也许是顽皮的书童无疑打翻的朱砂色颜料。愈来愈广,愈来愈稠,随即一个微笑的脸庞朦胧浮现。啊,太阳出来了,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东升。南悬。西落。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上演同一个戏码。西边隐退,明日依旧东边微笑。没有开始,没有终止,尽头在何方?

  蚕死,结为茧,化为蛹,幻为蝶,产为卵,卵为蚕。

  生命的羁旅没有尽头,起点便是终点。手中的绸带无止尽旋转,舞动出魂牵梦绕的神话。当雌雄螳螂在交尾后,雌螳螂大口吞掉自己的丈夫,岂一个“惨”字了得?但是当知道这是为了生命的延续,又岂是“高尚”二字得了?

  绿叶称红花,从来都无怨无悔。叶的嫩,叶的翠,叶的新,叶的香,只不过是春天里的一抹掠影。初春萌发,深秋殆尽。萧然华舞,零落成泥,孕育来年的新绿。一叶坠地,决不是毫无意义的。

  生命即使终结,精神永远回肠。

  战国末年,硝烟四起,生灵涂炭。乱世中,一个奇迹般的帝王诞生了,他是这些武士的统领。

  君亡,兵未亡。兵马俑的英姿飒爽,已保持了千年。尘封的历史,随着兵马俑面纱的揭开而再次成为焦点。你们的君已沉睡了千年,而你们却守候了千年也未合眼。你们的君已是黄土一堆,风吹即散。而你们却真正的长寿,活着已有千年。你们是千年前光辉秦王朝的再现,你们的精神便是秦王朝人民的真实写照,即使压迫也依然不倒,即使生命结束精神也永不终结。

  一个平凡的日子,却因一场大火而不平凡。熊熊的烈火肆虐地燃烧,火海中,十三位壮士毅然穿行。用血,用身躯换回了众人的生命。大伙泯灭,星火点点,那十三位壮士也随着殇止的火焰消逝。肉体在红焰中折磨,一点一点地被吞噬。痛了,伤了,黑了??渐渐地化为灰烬。但是谁会不记得他们呢?尸骨未存,但是灵魂依旧。众人感谢他们,国家表彰他们,媒体赞扬他们??大火里的幻影中,我们仿佛看见了那十三张坚强而朴质的脸庞。就是这些

  憨厚老实的普通消防员,却在最危险的时候挺身而出,用年轻的生命展现了英雄的本色,镌刻出了亘古的精神。

  生命固然短暂,一生不过百年;生命的长度是上天赐予的,只能略微增减。但是上天疏忽了,于是我们便可以自由改变宽度。当宽度大于长度时,宽度变成了长度。此时生命将会变圆,羁旅也不再有尽头,随行的绸带也将无至尽旋舞。

  在长度一定的生命里,为何不尽可能的舞动手中的绸带,捕着风,捉着影,让生命的羁旅永不停息

  我抚过盛唐战马的长鬃,掠过乐山大佛的眉间,再去埃菲尔铁塔上与阳光舞蹈,亲吻高贵的自由女神,或者在死海掬一捧清泉,撒作撒哈拉千年的眼泪??

  在这一次贯穿古今,惊心动魄的旅行中,我匆匆走过无数的起点和终点,它们本是平行的直线,却偶然在我的放行中相遇。于是,终点也是起点,他们演绎出许许多多美丽的神话。

  乌江滚滚东逝水,带着美人宝马的悲鸣,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舞出绝美。这里曾经有一位英雄,他顶天立地睥睨人世,却把乌江作为人生的终点。殊不知“江东弟子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他的霸业也无可挽回地成为大汉最凄惨的背景。

  面对人生的终点,项羽选择放大痛苦,就此罢手,而李白却给出了不一样的选择。“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大唐盛世,有多少有识之士梦想走上仕途,拜将封侯。对于生性豪放的李白,贵妃捧砚,力士脱靴是何等的荣耀,这也许是寒门学子,青云直上的顶峰,也许是达官显贵,钟鸣鼎食生活的终点。但这样的终点,却使他“不得开心颜”。于是,在唐风宋雨中,便有了一个真诚直率,寄情诗酒的“诗仙”。

  权力的终点却给千古文坛一朵奇葩的起点。

  从古到今,有无数的旅者挣扎于生命的探索。这些旅程的起终就像苍穹的繁星,带着神秘的光辉缓缓谢幕。

  海子没有回到他心仪的大海,却以卧轨结束了年轻的脚步;凡高将太阳的色彩铺满画布,海明威创造了征服世界读者的“桑地亚哥”,他们却都在艺术的高峰饮弹自尽。王国维、老舍、川端康成??在这些与死神的婚礼中,他们失去了起点,也看不到终点。有人说,高处不胜寒。大师在起点与终点的徘徊留给我们沉沉的心痛。

  上帝是吝啬的,他只给牛顿一个苹果,给曲阜一个孔子,给穷困的迪斯尼一只老鼠。如果这些都是终点,就不会有万有引力,不会杏坛碑林,更不会有一个动画帝国。

  我们在起点与终点交织的网中,不能错过。不管是繁花满桠的昨天还是硕果累累的明天??

  人生有个起点,那就是从母亲肚子里紧攥着拳头拼命挣扎着来到这个人间世界,从哇哇啼哭的第一声开始,就庄严地向地球村申请做村民的资格;是天地是父母给了生命,在母亲的精心哺育,在亲人的关心照顾下,幼小的生命一天天成长,生命在一刻不停地运动着,婴

  子开始爬行,开始丫丫语,开始行走,正常的生命,将顺乎其自然的规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大自然的怀抱里,循着春夏秋冬的季节,饱尝着乍暖还寒,雨雪风霜的洗礼,童年,少年,青年,壮年,老年,走向人生的终点。人生的起点与终点之间有一短自己难以预测的距离,这短距离便是生命运行的轨迹,便是一个人的命运。

  生与死是互相依存的一对矛盾,没有生何以死呢?没有死何来生?生生死死,生生死死,这就是人生。中国人信奉的名言是;生死由命,富贵在天。这个命是指寿命和命运,寿命的长短,不是由自己来决定,也是一个不可预测的数据,正常的人也不能遇知何时终结生命,“好人命不长,祸害一千年”“红颜女子多薄命”寿命似乎与个人的性格职业有关,但似乎又无关,时代的进步,生活条件医保的改善,人的平均寿命自然在增长,然而,自然災害的突发,不少人因非正常而结果生命。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上,命运由自己来决定,一个人的命运可以顺应时代,通过努力来改变,富贵在天,这个天我以为是自然规律,是社会发展规律,富贵是顺乎自然,得乎机遇,得乎天时,得乎地利,得乎人和,加之个人的努力而得来的。而贫穷也不是永恒的,许多人因顺应天意,发奋图强变贫穷为富贵。

  生与死之间的距离只能表明一个人的寿命,出生不久就死亡的称夭折,青年有为不幸死了的称“英年早逝”“战死疆场者称壮烈牺牲”为国捐躯,英勇就义,都是轰轰烈烈的死,虽死犹生,有的人的死重于泰山,有的人的死却轻如鸿毛,“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生与死之间距离用时间计算,但是生命的价值则是用贡献,用对社会进步做出的努力和奉献来衡量。生命,如果跟时代的崇高的责任联系在一起,就会感到它永垂不朽!

  作为社会的一个成员在活着的时候,在生命还有活力的时候,就要为这个时代添砖加瓦,为身边的人民大众,社会团体做些平凡而有益的事。

  人要正确认识自己,要面对生命旅途上的一切挫折和不幸,信仰和和信心,可以支持你克服人生旅途上的艰难险阻,人生要向着;“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精神境界努力攀登!

  人生有起点必然有终点,从生的那一瞬开始就在向着终点进发。人生自古谁无死?死是一种自然现象,是人生的归宿,生于地,长于地,葬于地,尘归尘,土归土,回归自然;死了,一切皆了,如江流之融入了大海。

  死亡是生命的结局,每时每刻都有无数同类死亡,同时又有若干鲜活的生命降生,生生死死,死死生生,就这样,人类在不断复制生命在不断延续后代??

  人的生命是宝贵的因为每个人只有一次,生命也是绚丽多彩的,因为人有一个会思维的大脑,再借助网络平台,生命之光会更加灿烂辉煌,珍爱生命,让每一个今天过的有意义;面对人生的坎坷不幸災难疾病,也用不着惊慌失措,用不着沮丧悲凉,坦然面对,富也安然,贫也安然,苦也安然,乐也安然??当人生步入了晚年面对璀璨的夕阳,自然老之来临,花甲而古稀,古稀而耄耋,纵然能活到期颐,最终也免不了一个归期,回归自然,紧闭双眼,停止呼吸,心脏停止跳动,或曰走了,或曰千古,或曰升天了去到极乐世界,或曰含笑九泉,其实都是一个意思,死了,走到了人生的终点,送花圈,致挽联,诵经文,开追悼会,人们用各种方式寄托哀思,最后入土永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