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天天作文网>散文>

鸳鸯街的变迁散文

时间:2019-11-04

  (一)

  鸳鸯街,原叫状元街,最早的时候叫穷人巷。

  穷人巷的贫穷可以追溯到我爷爷那辈。听父亲讲姨奶奶是穷人巷最早的住户,那时还不能叫做巷,因为只有姨奶奶一家。我奶奶一家不是本地人,因为那年家乡受灾,逃难来到我们这里的。奶奶的母亲看当地情况还好,便把奶奶与姨奶奶分别卖给了做木匠的爷爷,和卖货郎姨爷爷做童养媳。

  姨爷爷不是本村人,因为姨奶奶的缘故,才在村里落了户。村里人欺生,不让外乡人住在村子里,就让他在村边的芦苇塘边盖了一间茅草房,算是安了家。姨奶奶家便成了穷人巷的第一家住户。

  后来,受村人排挤的李嘎和李麦也搬了过来。这样三家在芦苇塘边一字排开,便有了巷的雏形。因为这三家人都是白手起家,经济条件就可想而知了,都是吃了上顿,没下顿,但那时还没得这个诨名。

  巷子被命名为穷人巷是在大跃进时期。父亲讲那会姨奶奶与姨爷爷已经过世,他继承了姨奶奶的家业,其实也没什么家产就是一间草坯房,自立门户搬到了穷人巷。那时李嘎已故去,换了他的儿子李兵子承父业。李麦家则已开枝散叶,由原先的一家变成了两家,而另一个本村人石猴家因为涉嫌走资本主义道路也被驱逐到这边住了。

  这条街住户多了,热闹了,但各家的经济条件却是个顶个的穷。在那个挣工分分口粮的年代,这几家都是吃饭的多,干活的少,家家吃救济,于是被村民们笑称为“穷人巷”。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改革开放前夕。

  (二)

  改革开放后,村民的生活都大大改善,主食从玉米面窝头换成了白面馍馍,萝卜咸菜也换成各种蔬菜,条件再好些的,瓜果梨桃的水果也可以买了。只有穷人巷的日子,那叫一个“外甥点灯——照旧。”

  俗话说的好:贫贱夫妻百事哀。因为贫穷,夫妻间的摩擦也就多,所以穷人巷不但是村里最穷困的巷子,也是村里最热闹的巷子。因为一天到晚,总有夫妻吵架闹得鸡飞狗跳的。最激烈的一次,竟然由一家的内斗发展成了几家的混战。

  于是李兵就怀疑是巷子的风水不好,就找到本村的仙姑占卜。那仙姑在接过李兵的香火钱后,闭上眼睛念念有词,然后说,“这巷子风水不好,是因为巷口那口老水井!”

  李兵闻言像得了宝似的,晚上便召开巷子几家人的会议,商量着把那水井给封了。在他的大力鼓动之下,第二天,大伙就拿着家伙直奔水井而去,准备封井。但村里其他人不乐意了。因为那时家里自备水井还不多,所以这口井还承担着村里一部分人的饮水问题。那伙人听说要封井,都站出来反对,差点发生械斗,还是村支书出面调停了这事,但封井一事,也没人再敢提了。

  当有人再叫我们穷人巷时,李兵就高声叫着,我们穷,我们姿态高啊,我们是为了村里人有水吃才受得穷。因为这套理论,贫穷似乎成了一种光荣,于是我们这条巷就这么名正言顺,理直气壮地穷困着。

  (三)

  在那口井没有封之前,穷人巷的住户们,就这么穷并快乐着。

  那口井最终还是被封了。那是改革开放以后。村领导说,要想富先修路。村里主干道太窄,要拓宽那条中央大道,就必须先把那井封了。

  那时封井,对于其他村人来说,已没有多大影响了,因为那时家家都有了自备井,那口老水井已是可有可无的了。但是对穷人巷来说,却是一件大喜事。这么多年来,大家都觉得是因为水井挡住了自家的财路,现在井封了,自己家也该转风水了。于是,大家分外勤快起来。

  尽管穷人巷的乡邻们,在责任田里没白没黑地劳作着,但是由于家底薄,起步晚,总体水平还是比村里的平均水平差了一大截。其中我们家是最穷的。

  母亲是很要强的人,不甘心我们家一直这么穷,便鼓动父亲辞了民办教师的职务,回家来做生意。母亲以为父亲教书很出色,做生意也一定很在行。可事实是父亲离开了三尺讲台,就没有了用武之地。做生意不但没有赚钱,还赔进了本金。

  看着家里的日子每况愈下,父亲就把希望放在了我们姊妹身上。那时,父亲经常对我们说的一句话就是:咱人穷志不短。你们好好读书,考上中专,吃上国家饭,就没人再敢小瞧咱们了。

  那时,姐姐、弟弟和我就在父亲的鼓励下,刻苦读书。考中专,跳农门是父母对我们最大的期望,也是我们上学的最大动力。

  (四)

  生活在城市的孩子,很难理解当时农村的孩子为什么学习都那么刻苦,他们自小生活在优越的环境里,没有体会过“穷人孩子早当家”的辛酸与无奈。

  当生活的艰辛过早地浸泡了一个孩子的心灵时,就大大地缩短了这个孩子的生长期,让这个孩子过早地成熟,承担起自己生活的重量与责任。因此,我们姊妹都算是早熟的孩子。

  因为从小就知道自己身上的责任,因为很早就明白了成功需要自己的努力付出与积极争取,所以,我们姊妹三个是穷人巷里最懂事的孩子,后来也成了村民们教育孩子的典范与榜样。

  在九十年代初,农村孩子就业的唯一出路便是中考。当时人称:千军万马挤独木桥。那的确是一种十分残酷的竞争。幸运的是,我和小弟都成了这种竞争中的胜利者。

  我是穷人巷里考出的第一个中专生,我入学报到的那一天,是穷人巷有史以来最热闹的一天。因为我的成功,全村人开始对穷人巷刮目相看。特别是第二年秋,小弟再次以绝对优势考上师范学校之后,我们家在村子里开始扬眉吐气。

  那一年,“穷人巷”被改叫做“状元街”!

  (五)

  穷人巷改叫“状元街”之后,迎来了它最辉煌的时期。

  因为我和小弟的中考佳绩,村里的仙姑就开始四处游说,说当年封井的时候,井龙王的一个小儿子没有离开,那个龙太子,其实是天上的文曲星,所以,这个巷子以后是要出大人物的。

  为了证明自己言论的正确性,仙姑还花高价在状元街买下了一块宅基地,成了我家的邻居。村里人听了仙姑的这番言论,又见了她的血本投入,就不再怀疑,纷纷跟进买入,状元街的宅基地价码开始一路飙升。

  随着迁来的住户越来越多,这个小巷变成了村里最拥挤的巷子之一。十几米的巷子,大大小小的穿插建筑了十几个院落。当年的芦苇塘被一座座装修豪华的农家别墅代替了。

  继我和小弟之后,这个巷子里的孩子都陆续跳出了农门,有考中专的,有考职专的,有参军转业的,也有做生意离开的……总之,风雨十年,状元街的孩子都不负众望,都陆续走出了乡村,留下了一对对的老夫妻在守候这方家园。

  因为孩子多半都不在身边,原先热闹的街道又沉寂下来。留下的老夫妻们,平时最大的乐趣便是聚在街头侃大山。你说你的孩子工作怎样怎样,我说我的闺女生活如何如何,多数是对自家孩子的褒扬和赞颂,有时候也会暗地里攀比谁家的孩子混得最好,谁家的孩子过得不怎么如意……

  有一次,状元街的老夫妻又在一起吹捧自家孩子的时候,另一个巷子的人听不下去了,便说道,“是啊是啊,你们家的孩子都能耐,但就是都不在身边。就留下你们这群老家伙守老窝了!”

  于是,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大笑起来,可不是嘛,这条街道上,每家就都只剩下一对老夫妻看家,年轻人都一律外混,村民们便又把状元街改叫了“鸳鸯街”。

  (六)

  第一次在母亲的闲聊中听到“鸳鸯街”这个称呼时,我还一脸狐疑,不知所指,母亲就解释说,“就咱们这条街啊,你看你们年轻人都不在家,只剩下我们一对对的老人家守巢了,可不就是鸳鸯街吗?”

  父亲却在一旁接口道,“现在叫鸳鸯街,说明这里还有点人气儿,大概二十年以后,等我们这些老家伙都没了,这里就要改成无人街了!”

  “也许,未必要等二十年,听说现在农村城市化,大概过不了几年,旧村改造,大家都住楼房去,什么街道都没有了!”

  听着父亲与母亲的对话,扶着院子里被岁月雕琢的斑驳,我想象着日后终究人去楼空的情景,不由一阵酸楚。也许真的会像父亲说的那样,说不定哪一天,鸳鸯街便真的会销声匿迹了,那么,那些鸳鸯街上曾经发生过的故事,便是村里老人嘴里的一段传说了吧!

  其实,无论这条街道曾经叫过什么,穷人巷,状元街,鸳鸯街,无人街,都不过是这个村子发展变化的一个历史印记,是时代变迁中遗留在我们记忆里一个的轨迹符号!

  我知道,终有那么一天,这些名称都会消亡,巷子也会消亡,但它留在我骨子里的记忆,却永远不会磨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