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天天作文网>散文>

母亲的鞋样册散文

时间:2019-11-20

  母亲有本鞋样册,这是老人的宝贝,这里面有我们兄弟四人各个年龄段的鞋样儿,这些鞋样儿是母亲用硬一点的纸从邻居的鞋样儿照葫芦画瓢剪下来放在一本大画报里,每幅鞋底与鞋帮用线缝着,防混。这里记载着我们的成长,也记录着过去的贫穷。

  家穷,买不起鞋穿,母亲和其他的母亲一样为自己的孩子做鞋穿。后来,一家迁进了城里,生活照样没有多大的改观,父亲60多元的工资,养活着我们一家六口人,我们都是半大小伙子,那点定量够什么?只得买私粮吃,为此,生活很拮据。然而,我们穿的鞋都是干干净净,不破不烂,因为母亲总是照着鞋样儿为我们做鞋穿。

  记得前年,母亲又从箱子底下翻出了她的那本鞋样册,戴着花镜,一页页地翻看,看得那么仔细,那么认真,有时对着一个鞋样儿还不时地叹息。我说着都什么时候了,要这破烂做什么。母亲却说,这是过去你们走路的本钱呀!现在是用不着了,我做的鞋没人穿了,嫌难看了。我笑了:“不但是难看的问题,你老也上了年纪呀!”

  现在我们兄弟四人的脚下都是皮鞋,价格也都不菲,对手工做的布鞋早已没了感情。母亲也许是为了对过去贫穷生活的回忆,也许是对自己能做一手的好针线活的怀念,反正老人家这么多年还保存着这本鞋样册。

  母亲说:“给你做一双吧,布鞋养脚。”我这做儿子的只有违背母亲的心愿了:“你老人家不是常说没鞋穷半年吗,那不是又让人家笑话了?”

  母亲不在坚持了。

  八十年中期,母亲听说我们得脚气很厉害,就又来了兴致,给我们每人做了一双布鞋,拿到我们面前时,我们谁也不要,母亲伤心地掉了泪,看到这情景我们只好收下,却从没穿过,母亲问:“鞋不合适?”“合适!合适,可暖和哩。”我说。过了一段时间,母亲知道我们不会穿了,就让我们拿回来,说是送给乡下的大姨。

  等到大姨到小城来看我们,母亲便把几双棉鞋拿了出来,母亲没想到自己的姐姐说不是不乐意要,是孩子们不乐意穿,乡下人也很少纳鞋底做鞋了,全买着穿。

  母亲看到自己的心血就这样白白地浪费掉了,很是不快,大姨大概是怕我的母亲挑理,最后还是收下了,说是让我的姨夫去穿。从此以后,母亲再也没提做鞋的事,母亲的鞋样册也就压入了箱底。

  我的大弟结婚后,他让老人家给未出世的孩子做双虎头鞋,母亲这下子可乐坏了,立马放下手中的活喜滋滋地去翻箱倒柜,又拿出了那本鞋样册,带上老花镜,盘腿坐在床上,一页一页地翻,没拿起一个鞋样儿,叨念着这是从谁家画来的,那个是

  谁家给的,话语中充满了自豪和欣慰,找到那张虎头鞋样时,她老人家眼睛里充满了喜悦,不停地叨念:找到了!找到了,我说不扔吧……

  母亲这时似乎才找到了自己的责任。

  到我的小弟结婚后,母亲有张罗着做虎头鞋,小弟说不用了,已在街上买了两双,母亲恼了,一个劲地骂小弟不会过日子。过后,母亲好几天对小弟都没好脸子。

  母亲的鞋样册再一次地压入了箱底。

  老人固执,不理解晚辈的心思,有能力了何必还去那样劳累。

  那天,母亲不知为啥又想到了她的鞋样册,拿出后久久地望着,脸上挂着泪水:“拿去扔了吧。”我说:放着也不占地方。“没用了,用不着了,我也做不动了”母亲下了决心把其扔掉。

  伴着母亲大半生的鞋样册就这样被我扔掉了,历史的前进抛弃的何止是一本鞋样册?过去那种贫穷的日子只是留在记忆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