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天天作文网>散文>

花落未明 爱的世界少了你的散文

时间:2020-01-13

  转身离开,剩下的背影,谁人拾起?

  ——引言

  【那年,亲情已支离破碎】

  她躲在屋子的角落,怯生生看着父亲拉着母亲的手,嘴里不停地说着什么?母亲怒目圆睁,甩手给了父亲一巴掌,转身离开。她就是那个时候跑出去抱住了母亲的腿,母亲眼里的爱意让小小的她一阵暖一阵凉。

  母亲忽然抱起了她,将她散落的发丝捎至耳际,母亲一边抚摸着她脸颊,一边不停地说着什么?她只是愣愣看着母亲,发不出任何一句话语。父亲呆在原地看着我们母女,眼里的疼痛刺痛了她。母亲将她放下,在她脸颊上轻轻烙上一吻。

  她看着母亲转身离开,看着父亲抱头痛哭。她呆呆愣在原地,那个往日温情的家,现在徒留荒凉。她不知哪来的勇气,直直往母亲离开的那个巷口跑去,看到一个陌生的男人,扶着母亲上了小轿车。她在后面不停的跑着,小手不停的招着,却始终不能让他们发现她,小轿车迅速从她的视野中消失……

  她瘫坐在地上眼泪不住往下掉,母亲这次离开应该真的不会再回来了。路边的泥土随着风荡起,继而尘埃落定,她忽然就模糊了母亲的脸,她不要她了。不知什么时候,父亲站在身后,轻轻将她抱起,拍着她的后背往回走。

  她感觉父亲瞬间老了,那深凹的双眼已经没有了光彩。她知道父亲是爱母亲的,深深爱着,要不然在他摔下结婚照的时候,眼角的液体也随之蔓延,只是这一切都回不去了。她看着照片里的他们笑靥如花。只是现在已经成为过去,花开一季终是满目凋零。

  【那年,父亲忽然就老了】

  父亲在母亲离开后,整天借酒消愁。父亲满脸的胡须,让她的心狠狠地疼,她学会了洗衣做饭,学会了缝缝补补,那双小手不再白嫩。看着别的小孩背着书包往学校跑,她只能拿着黑炭在涂涂写写。

  那天,她不知哪来的勇气,在一张白纸上歪歪扭扭写着:爸爸,我想上学。父亲的眼睛忽然闪了一下,瞬间又暗了下去。她看在眼里然后转身离开,在开饭的时候却发现父亲不见了。傍晚时分,她看见父亲在夕阳残红中缓缓走来,面带笑容。

  父亲看着她,从身后拿出一个崭新的书包,她在瞬间泪流满脸。父亲第二天就将她送入特殊教育学校,看着父亲离开的身影,她暗暗给自己下定决心:好好学习。她一放学就跑回家洗衣做饭,下午匆忙赶去上学。父亲总是心疼摸着她的小脑瓜,她笑笑,在纸上写着今天学到的东西。

  她知道父亲在建筑工地干活,但他从来不让她去工作的地方,父亲在纸上写着:施工工地不安全。她踮起脚尖在父亲的脸颊印下一吻,她看着他笑着离开家。

  时光悠悠,转眼已是九年过去了,她的生命中再也没见到那个叫母亲的女人。父亲还是每天早出晚归,衣服总是布满尘灰,那些黑发中衍生了一根根银丝。父亲还是一如既往笑着,只是眼角的皱纹告诉她,那些年华已不在。她在父亲面前比划着:爸爸,我已经顺利从特殊教育学校毕业,并且顺利找到一份工作。

  【那年,他闯进她的生活】

  她是一间聋哑学校的手语老师,安静的她让年少的他们喜欢黏着。在阳光下,她眯着眼睛望着蓝天,忽然想起明天是父亲的生日。下午下班后,她到糕点店定了一个生日蛋糕,匆忙赶回家做饭,决定明天给父亲一个惊喜。

  天蒙蒙亮,父亲就出门了。她偷偷跟着父亲脚步,辗转了几条小巷才来到父亲工作的地方。这些年,父亲不停更换着工作地点,这里竣工了就去那里。看着父亲渐行渐远的身影,她的眼帘模糊了……

  下午下班后,她提着蛋糕经过父亲的工地,忽然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自九层呈抛物线狠狠摔落,地上一阵闷响那人血肉模糊。她手里的蛋糕瞬间支离破碎,她跑过去抱着父亲全身是血的躯体,狠狠嚎叫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却始终没有一个人将她哀伤尽收眼底。

  瞬间,一只大手用力将她拽离那具冰凉的躯体。她死命挣扎着,发丝凌乱地散着,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她只知道最亲的人不在了,那块白布盖上了那张熟悉的脸,她扑在担架旁使劲挣扎,只见父亲的身影越来越远。

  警车呼啸的声音掠过夜空,她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似乎离他们很远。父亲走了,他也不会回来了。他站在她身后,看着她呆滞望着夜空,手里一直在比划着,直到眼前一黑,瘫倒在一个结实的怀抱。他抱着她一直往医院跑,也许她只是疲累了。汗珠顺着他的脸颊低落在她的发丝里,他忽然想起那个瘫坐在地上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