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天天作文网>散文>

磨砺之后的坚定,历练之后的决绝散文

时间:2020-02-10

  怀念四叶草疯长的季节,怀念一个人穿着像白云一样白的T恤和像蓝天一样蓝的牛仔停驻在蓝与白的传檄中,更怀念那些被拟作残酷的时间所殁灭的无畏、放诞和想哭就哭、想笑就笑的肆无忌惮。渐渐地,在峥嵘第七日的炼狱后,一批人怀揣着寒窗苦读十二年的眷想,一脚迈入了象牙塔的辉熠,而另一批则典藏悦戎和失落、留恋与不得的“花落之感”,一痕一回首,一迹一挥手,眼睛中写满了哀伤,溢满了恐惧,更填满了希望。来了,走了;走了,来了。也许,徐志摩的诗是骗人的!“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却带走了这些来往之人的四年,带走了四年的悲欢与黯淡,带走了再也无法复制的人生片段,请问,人生长河中,人们到底拥有几个四年呢!有人叹命中注定,有人祷浮生来换,在芨芨草的扉页,回忆起一位校友的题词,“这些年,我读了许多本书,行了许多条路,喝了许多种类的酒,而只在一程恰当的年龄遇见了一个合适的人”,而我一向不满足情感的堤畔,弱水之三千,这水又怎能涵盖一切的循环!独取那一瓢,你,读懂每一个人背后的世界了吗?杨柳树旁,法国梧桐怀上了青涩之子,然后,在四年之后的摸哨声中,源自校园子宫里的痛感,你和我相拥哭泣,像一个个刚刚降生的婴儿,眼睛睁不开,支支吾吾,光灿灿的、滑溜溜的,走进传说中的炼炉,走向未知的世界。

  不远之地,一撮接一撮的毕业生在一位摄影师的指挥下进行着照相之前的步骤,身后的背景是他们朝夕相伴四年的图书馆。为什么一定要背对着这些熟悉到骨子里的建筑呢!忽而,“咔嚓”,人群散去,遗漏着络绎不绝的深情。情感会传染吗?一草一木,家国乡书,哪一个曾有或不曾有“鸿雁传信”之感呢!冷冰冰的建筑会有生命吗?也许有,也许没有,但当再一次因“占座文化”而不得不依偎着书架捧读书卷时,你会轻而易举地告诉陌生人,“第二层是文科书库,第三层是理科书库,第四层是期刊杂志,第五层是微机室”。而那停滞在深沉而清冷的第一层空间里,你,是否还记得有一个人在此地在他时背过马克思和毛概,背过高数公式和考研英语,背过这四年的风岚与夜曲?

  哦!你背过,但时光却把这一切变得模糊不堪。此刻,你早已忘记某年某月在某地背过怎样的文字,但你却依稀吟着那么一句,“青春是一本不忍数读的书,我们流着眼泪一读再读”。

  校园的最后一抹彩霞没有看见你的泪花集,然而,为何要常常哀悼你的泪眼朦胧呢!人们看不出你的泪莹,却不时地喟叹你的靥容。促膝长谈之中,把酒问盏之间,你说:“我不得不适应现实与心理的落差,然后,慢慢地去面对社会的抉择与冷血!”其实,谁都能体会当一个人真心付出却无法受到上帝眷顾而袭来的痛楚!胜过十指连心的酷!胜过凌迟之刑的痛!一座校园给予了你纷扬的荣誉和自信,但在临别之际,却未曾绢恋你的珠帘。心有不甘的是结果,满含怜惜的是过程。可是,世间万物,又有几个能逃脱此情此理呢!讨厌机遇这种貌似褒义实为缥缈的辞藻,正是它的存在,让哭砂的心血和疲惫变得一无是处,让天堂的幻想和地狱的魔炼自此成为永恒。葬在棺材里的古人是“成者为王败者为寇”的发明,但这单单只是一家之言,历史学家大多数只向读者展示战斗的细节以及将军们的勇敢与策略。不过,倘若读者们知道在这些恢弘壮观的表面下所形成的可耻的政治权术,百姓需要为之承受的巨大灾难、以及在此过程中道德的一步步沦丧,那么,当他们看见某段时期某个莫大人物的光彩时,他们大概就不会再狂热的崇拜和仰慕,而更多的是对自己过去的同情和怜悯。同于此理,于人生而言,马拉松式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成功与失败又岂是那么容易辨别!一场考试、一段路程,成亦偶然,败亦偶然,微渺如人,往往徘徊于两者的必然之间!若有人悲其命运,我唯称其慧眼识才;若有人仅用成功与失败的庸俗逻辑比拟,我独有悼其俗不可耐。想一想白岩松的嗓音是有力度的!——对于人生,对于孜孜不倦的追求,须“想赢、不怕输”。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是川哥在高中毕业之际赠予我的留言。细细回忆,做到这八个字着实不易!因为生命不易,命途多舛,因为本愿与上帝开启一场真正的赌局,可耶和华却认为这是一次亵渎的游戏。刹那间,我忍不住笑自己高中时的狂妄——我命由我不由天,多么天真!多么幼稚!又多么可爱!数年之后,磨炼之后,历练之后,真正的现实郑重地宣布,——当备受成功顾恋时,勿掉以轻心;当翘端失败蕞尔时,勿丧失斗志——磨砺之后的是坚定,历练之后的是决绝。

  累了!倦了!就去我们这一代人的标志——KTV!就唱那一首光辉洋溢的《水手》——

  苦涩的沙 吹痛脸庞的感觉

  像父亲的责骂 母亲的哭泣

  永远难忘记

  年少的我 喜欢一个人在海边

  卷起裤管光着脚丫踩在沙滩上

  总是幻想海洋的尽头有另一个世界

  总是以为勇敢的水手是真正的男儿

  总是一副弱不禁风孬种的样子

  在受人欺负的时候总是听见水手说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怕 至少我们还有梦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问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