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天天作文网>散文>

壁寒庐里滴清香散文

时间:2020-02-10

  壁寒庐只有38.5平方,始建于六七十年代,砖混结构,水泥地面,一进门是一狭长过道,正面是不到1平米的卫生间夹板百叶门,靠着左手是2.8平米的厨房,再向前有约9平米的一间卧室,右边是客厅,约15平米,里面顺北墙摆了个衣柜,再是顺西墙摆着一张白天是沙发晚上是床的折叠沙发,紧挨沙发居然给鄙人腾出了能摆一张折叠的平板书桌,其他诸如茶几书柜冰箱等也各自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就这样,我的避寒小家终于安下来了,母亲和姑娘的到来让我也开始感受到了家的温情,一切从0开始。

  而且,顺着客厅的南向还有一窄窄阳台,阳光透过木质窗户洒向室内,里面除了杂物,鄙人夫妇养的几盆吊兰、海棠、金钱树、文竹等先后也感受到了兰州人家阳光的温暖,长得是郁郁嗡嗡,花香迷人。

  院子里有两排栽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槐树,春天新芽初上,黄翠诱人,夏季树荫茂密,清凉宜人,树下坐满了前来乘凉的老人,孩子们也是尾随而至,嬉戏打闹,锻炼身体的、打牌的,下象棋的,热闹无比。这种情景现在已经在兰州很少见了,由于是老居住区,三四十岁的年轻人都搬到了近年新兴的花园、憬苑、名居、庭院、润园等等去了,这里留守的大抵是老人小孩,所以还完好地保留着老派城市生活的缩影,悠闲、宁静,无论是灌煤气的老大爷、自行车棚主,还是萍水相逢的江苏老太,大家都很客气,相互之间充满了人间温情。

  不过却是寻租来的,尽管房东很好,房租也不是很高,但我还是有压力,心里不踏实,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在此度过了将近5年,果不其然,前段时间房东舅子住所搞拆迁,过渡房一时无法找得称心,最后把目光投向了姐夫家的出租屋,主人只好婉拒鄙人,鄙人也只好另找居所避寒,辛苦攒了数年的5000元瞬间就被租金和暖气费等给弄没了

  卧者很想雄起,很想拥有自己的房子,躺在自己的床上做自己的梦。

  一切,却还很神秘。

  七律·晨炼荆山湖

  清晨漫步上堤头,

  绿地青天尽眼收。

  小麦飞花馨肺腑,

  南灵展翅亮歌喉。

  天然氧库荆湖落,

  地造天堂人世留。

  踏露田间随绿色,

  宛然人在画中游。

  作者慕尧的文集

  为赋新词强说愁

  日暮思思,昨夜梦。树黑荷拥月光两三处,闻花听蛙心弦痕墨奏。空一人随影,坝上踏风行,遇水着衣游。为寻京都,京都,京都,不遇三两人,随影更孤独。夜梦不如日梦欢,日梦不如夜梦真。一绳系身?一锁心头?来去匆匆!

  半盒爱喜

  终究,你还是选择离开。

  我真的怀疑,我有什么天分,预料到了这一切,预料到了,你要离开。

  真的很平静,平静的吓到自己。没有哭,除了听歌和看小说的伤感,竟然留不下一滴的眼泪,一滴也没有。

  安静的,就这么一天,傻傻的,反复听《怪胎》,听得在制图室都自顾自得哼哼起来,哼哼得停不下来。

  画完图,一个人,出去吃饭。

  一切,都按照我四级考完试之后溜达的路线,大门之后直走,之后在哪里过马路,在哪里转弯,在哪里说了什么话。想过电影是的一下子涌出来。

  去吃了馄饨,坐在那次的位置上,只可惜,对面没人。只吃了四个,索性把其他的打包,不要浪费了。之后,还是走我们之前的路,路过那所小学。路过广场。

  一路上,每到一个地方,我就点上一支烟,呆一会,然后离开。

  这城市,真是有我太多的记忆,逃避,都不知道逃到什么地方。

  两个人一起,一个人纪念,其实,其实。

  昨晚,其实,你早就决定要离开。无论我说什么,你,都会离开,我,已经明白。

  只是,事实越多,压得我越喘不过气。中午看到楠楠姐的微博, 几乎懵掉,傻傻的,呆了好久。本来,还是想逃课,可,决定勇敢些,不再躲避。

  的确,也许,我太不够了解你,你的一切,我都只是懵懂,都只是浏览而已。

  那,你知道我吗?

  也许,简单,白痴的一眼看透,甚至连一眼都不愿意看,半眼足够。

  你知道吗?

  每天都失眠,三四点都要醒来一次。于是就上Q看看你在不在,是不是忘记关了手机,再睡。

  时常做恶梦,梦里都是你冷酷的表情,牵着别人,看着我,冷冷的离开。

  三四个月没有吃过雪糕,不敢吃,怕经期肚子不舒服,你会说我,会骂我。

  守着电脑,哪怕不说话也等你,等你睡了,我再睡。

  我知道,知道了。

  爱,就注定一生漂泊

  在我的文字里,很少有写到故乡的,并不是没有乡愁,也不是没有情感,只不过是羁旅漂泊已久,习惯了将那份厚重的情感埋藏在内心深处,用热泪来浇灌它,指不定哪天,也许它就会生根发芽了。

  为什么我的眼里饱含泪水,因为我对着土地爱得深沉,爱得热烈,记得老史先生曾经这样形容过自己。人们总是在为人生找寻借口,所谓的公务繁忙、为理想而奋斗,所谓的……孰不知的是,躲闪年风雨兼程后,回过头,能托起你满目疮痍躯体的,还是那双已微微弯曲下沉的老父亲的双臂;能抚平你伤痕累累穿上心灵的,还是那双已生满老茧的老母亲的手。“人生日梦,一樽还酹江月”,为了爱,为了热血的青春,我选择了漂泊。一把破木吉他一首歌,一竖玉笛一壶酒,一身空空的行囊。不知道多年以后,浪迹天涯、漂泊已久的游子,是否还会在荆棘丛生的路上停下脚步,回头望一望天空,望一望已是老若残年却依旧满心期待的父母的脸庞,望一望那山、那水、还有那片故乡的云。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这是一条不归路。是爱,让天下父母忍着痛、含着泪,微笑着挥挥手,送别“西出阳关无故人”的儿女。俨然,离别之时为了更好的相聚。因为你在、我在、心在,还要怎样美好的世界呢?哪里不是故乡呢?故乡,终究只是祖宗们漂泊的最后一站!

  枯藤老树昏鸭

  小桥流水人家

  古道西风瘦马

  夕阳西下

  断肠人在天涯

  爱,就注定一生漂泊

  寄情关雎

  雎鸠情鸣,双双游荡,换得今生共赴风霜;

  寻伊人倩影,驻留河岛中央,那美丽少女正是我心如所想;

  荇菜轻捻,流年逝晚,文淑女子,思她念她暮与朝;

  万里之遥,长夜漫漫,愿真心祈祷,左右相伴;

  为伊辗转反侧,为伊寝食难安,美丽的人儿,何时能依偎在我的身边;

  看伊人挥袖采摘,君愿谱乐献情,

  少女双胰流连于荇菜,郎君双眸飘落于倩影,

  双手谱乐使少女笑语盈盈!

  思佳人·仙如伊人

  杜向阳

  江道两陆,吾驻南岸,对北岸。

  暗柳防南窗,透新芽,伊人如花。

  降头颅,容貌波动。

  吊头,人楼不存,斯人瞄注,销做亡音。

  念前夜,仙女入梦,今夕有盼头。